过河卒_第四章 腥风血雨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四章 腥风血雨 (第1/3页)

  随着齐玄素距离县衙越来越近,终于有人发现了这位不速之客,三名披着雨披的青鸾卫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  其中为首的青鸾卫小旗向踏出前一步,大声喝道:“青鸾卫办案,闲杂人等回避!”

  齐玄素不疾不徐地开口问道:“李宏文可在县衙之中?”

  声音不大,却清晰地盖过了雨声,传到了三名青鸾卫的耳中。

  青鸾卫们顿时脸色大变,没有丝毫犹豫,三柄长刀同时出鞘。

  不过不是“细虎刀”,而是普通青鸾卫的佩刀“长羊刀”。

  同样是青鸾卫小旗,也有高下之分,就像县衙中的两位青鸾卫试百户,一个熬了大半辈子才熬到试百户的位置,这辈子恐怕就要熬死在这个位置,另一个不过而立之年就爬上了试百户的位子,甚至还有希望更进一步,去掉那个“试”字。两者之间,高下立判。

  三名青鸾卫以品字形的阵势向齐玄素冲来,最前面的是那名青鸾卫小旗,左右两翼是两名校尉,三人都配备了青鸾卫的“飞鼠甲”和“长羊刀”,再以三才阵势御敌,十分难缠。

  可惜他们遇到了齐玄素。

  齐玄素侧身躲过当头劈下的一刀,顺势握住青鸾卫小旗持刀的手腕,只是稍稍用力,这名青鸾卫小旗便握不住手中的“长羊刀”,五指松开,长刀落到了齐玄素的手中。

  齐玄素反手握住“长羊刀”,随意一挡,将另外两名青鸾卫震得向后踉跄退去。齐玄素脚步不停,与已经手中无刀的青鸾卫小旗擦肩而过。

  这名青鸾卫小旗的肚子被整个刨开,肠子瞬间流了一地。

  他满脸不敢置信之色,双手捂住自己的小腹,缓缓跪倒在地,气绝身亡。

  血水很快便消失在磅礴大雨之中。

  另外两名青鸾卫校尉看到这一幕,满脸惊骇之色。

  “飞鼠甲”在这一刀面前,竟是好似纸糊一般。

  只是不等他们两人从惊骇中回过神来,齐玄素已经朝两人一掠而来。

  他手中“长羊刀”的刀锋划过雨幕,将正在下落的雨滴从中一分为二,变成一朵小小的水花,一朵朵水花连接成线,在漫天雨幕中形成一条肉眼可见的水线。

  下一刻,齐玄素与这两名青鸾卫校尉也擦身而过。

  然后他们两人的咽喉上分别多出了一道鲜红的线,有鲜红的血从中缓缓渗出。

  两名青鸾卫校尉手中的“长羊刀”落地,双手捂住自己的喉咙,瞪大了眼睛,不甘倒地。

  杀完三人之后,齐玄素停下了脚步。

  虽然此时雨声嘈杂,但他还是从激烈雨声中听出了密集脚步踩在积水上的声音。

  齐玄素举目望去,一片厚重雨幕之后,长街尽头,有一大片身披雨披的身影正朝这边快速行来。

  这是大批青鸾卫赶到了。

  齐玄素将手中的“长羊刀”向前一掷。

  雨幕被切割开一线。

  这一刀直接洞穿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